教学科研

选取一个线索,述说一个故事,思念一个人

作者:管理员 时间:2018-09-28 点击:

写人写事,是初中生最为常见的写作内容。学生常常犯的一个错误,是把写人和写事在概念上分开来。写人的时候,不擅长用事件来体现人物的精神内核。写事的时候,又不明白,事件是为塑造人物形象和文章主旨而展开的,什么人说什么话,什么人干什么事,都有其内在的逻辑联系。
   今天我想讲的,是我们如何选取一个事物作为线索,讲一个故事,表达对一个人的情感。也就是一个物品,承载着一份感情。
   首先,选取是事物,见证了我和某个人的感情,或者一段怎样的时光。它是线索,串联你想讲述的故事。
比如(我随手举个例子):
家门前有一棵枣树。春末枣花开放的时候,奶奶坐在椅子下,掐一根一根的豆角,而我穿着白色的裙子,在奶奶低沉哼唱的歌声中,去捡拾一朵朵落在泥土上的花朵。等到秋天枣树成熟,奶奶搭着梯子去扑枣,我兜着裙子把一颗颗的枣捡进兜着的裙摆里。
   其次,有时,选取的事物,随着时间改变,物和人,有了某种共同的精神内核,常常有借物喻人的效果。
比如(承接上面):
有一天,奶奶拍拍门前的枣树,说,这枣树老了。结的果子不如往年的甜,也不似往年的多。枣树的树皮层层隆起,坑坑洼洼的树干里,有被虫蛀后留下的洞穴。枣树无言,开茂盛的花结清甜的果已许多年。我的童年是在枣树下度过的。此刻枣树老了,奶奶也老了。
   最后,时过境迁,选取的事物,成为了作者情感的载体。我们常常怀念一段时光,是因为美好的时光只会是一阵子,不会是一辈子。父母子女,祖孙、师生、同学、友人都不会永远地在一起。我们之所以写,是因为怀念那一段时光,思念一个人。
比如(继续承接上面):
奶奶去世后的第三年,我又回到了这个小院里。枣树沉默不语,被人折了的枝干,像断臂一般耷拉下来。枣花稀稀落落地开着,我知道,每一朵,都是奶奶的祝福。
所以,再看这三方面:
     选取的事物,见证了你的回忆,是线索,串联你想要诉说的故事。选取的事物,可以呈现与人化而为一的精神内核。比如,锄头可以象征农民,和农民古朴的农耕方式,象征一种原始的农耕精神。丑橘,可以象征有的人,外表丑陋,内心纯善的品格。枣树,可以象征默默付出无言老去的祖父母那一代人……
     选取的事物,在时过境迁之后,承载人的情感。
     那你大概了解了这种写法吗?
下面是我的学生写的一篇文章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梨
    冰箱里还有好几个梨,尽管看相还过得去,但已经是在冰箱里“躺”了一个月的。我本来打算全部扔进垃圾桶里,但她来了,就改变了那些梨的命运。她小心翼翼地剔除了梨不大新鲜的部分,用保鲜袋包裹起来放进了冰箱里。
    那天,她轻轻地推开了我的房门。我转过身,只见她缓缓走过来,手里托着一个梨。她把梨举起来,笑了笑,说:“这梨甜,吃了吧。”我只好接下,她似乎很满意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我看那梨坑坑洼洼的,知道她削得不容易,但的确食欲全无,硬着头皮咬了几口,就扔进了垃圾桶。望着垃圾桶里的梨,我莫名有些内疚,最后扔了团纸进去。那梨,便隐没在一团白纸之下,看不见了。
    第二天,她竟然又给了我一个梨,我觉得苦恼极了,苦笑说:“以后别削了吧,我不爱吃。”刹那,我从她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失落。她急忙说:“书上说了,说.....”我知道她也许记不起了,许久,她才挤出一句话,“说吃梨好。”我只好将梨接了,放在桌子的一角,看着她缓缓离去的背影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可我最后还是没有吃梨,而是偷偷放回了冰箱。
    第三天,不再有削好的梨送到我手上,随后,我去了朋友家住了两天。
    我再回来的时候。她不见了,冰箱里的梨也不见了。
    妈妈说,她回老家了,说是这边住不惯,我没有太在意,反倒有些如释重负,终于不用费心去把她削的梨藏起来了,我实在是不爱吃那梨。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我竟再也没有机会吃她削的梨了。我不是不明白她的好,不是不懂得她的渴望,可是,我却连吃她削的梨都不愿意。从此,梨对我来说,有了不可替代的意义,看到梨,我就会想起那双捧着梨、苍老的手,那双希望我吃下梨的眼睛.......
   梨是这个故事的线索,也承载了小作者的情感,当然这篇文章,没有借物喻人。但是,没有关系,因为小作者的感情,是真挚而质朴的。
因为作文好不好,不在技巧,在情感。
    她对梨的描写很细致。“冰箱里还有好几个梨,尽管看相还过得去,但已经是在冰箱里‘躺’了一个月的。”一个“躺”字,写出了梨因为时间过长而失去水分,软软绵绵不新鲜的样子。
    她对自己和老人生活态度的差异,写得很自然。“我本来打算全部扔进垃圾桶里,但她来了,就改变了那些梨的命运。”由此,为后面的矛盾埋下了一个引子。
    她对老人的描述,是细致而真实的。“她小心翼翼地剔除了梨不大新鲜的部分,用保鲜袋包裹起来放进了冰箱里。”“那天,她轻轻地推开了我的房门。我转过身,只见她缓缓走过来,手里托着一个梨。”这些动作描写,小心翼翼地剔除,轻轻推开门,缓缓走过来,还有掌心认真地“托”着一个梨的样子,写出了一个勤俭、柔和、细致的祖母的形象。可是,小作者,嫌弃那梨。
    不仅有细致的动作描写,还有恰到好处的语言描写。她急忙说:“书上说了,说.....”我知道她也许记不起了,许久,她才挤出一句话,“说吃梨好。”寥寥数语,另加一个“挤”字,把老人的窘迫的神态,和不善表达的个性写了出来。
    这样,等小作者写到:我再回来的时候。她不见了,冰箱里的梨也不见了。愧疚,与因为“我实在不爱吃那梨”所以为她的离开感到如释重负的矛盾,以及后来,再也没有吃过她削的梨,想起她渴望我吃了那梨的眼睛,此时,愧疚,便变成了悔恨。
    因为小作者已经明白,那梨,是奶奶对她无声的爱和关怀。
    所以,哪怕这篇文章没有多少技巧,但是,一颗梨贯穿始终,言语之朴素流畅,情感之自然恳切,都让我欣赏。
    那么,你现在知道,如何写用一根线索,写一个故事,最后,表达对一个人的情感了吗?

\

 

徐景峰,90后语文老师,毕业于211重点大学,从教五年。热爱写作,从学生时代开始在《长沙晚报》、《高中生杂志》等刊物发表作品。大学创作动画片剧本40余集,均制作成片。毕业后,以研究作文教学为己任,多次上区、市级公开课,展示作文教学心得。与出版社合作,主笔完成两本作文教辅书并出版发行。拥有个人公众号:徐青青语文教学。两年来,书写研究作文教学的文章,约十万字。